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小泽 > 杂谈

杂谈

今天吃过晚饭,女儿和妈妈按照羽毛球的比赛规则玩起了拍气球的游戏,只要把气球拍到对方的场地里就算可以得一分,双方的得分按照写“正”字的方法统计。

女儿玩的很hppy,我就问她,“你得了多少分了呀?” 她回头看了一眼黑板上的正字,又转过头来对我说,“我数一数哈”。

虽然她知道一个“正”字是5分,她一共得了4个正字,应该是20分,但她还是要从1开始数起,1、2、3、4、5、6,一直数到20,然后高兴地告诉我她得了20分。我开始觉得是因为她还小不懂得5、5集合相加的概念,更不懂得乘法的概念,但我后来觉得其实并不是那么简单,她是知道一个“正”字等于5的,可之所以在汇总的时候还要从1开始数起,是因为她对数字还只有序列的概念,而没有数量的概念。

20即是一个序列数,表示第20;同时20也是一个数量,表示20个1相加的总和。没有分清楚序列和数量的概念才是她每次都需要从1开始数数的原因。

我这篇短文自然不会写育儿教育,而是想借这个由头和大家聊一聊2019。

对于2019年你觉得它是一个独立的年份呢,还是一个以前年份的累加?这其实也是一个序列和数量概念的问题。

从经济的角度讲,2019年不单单只是一个年度概念,而是以前经济发展变量的累计结果。

现在股票市场就这样一个不死不活的样子,人们拿出股市的历史数据,把现在和08年、16年的市盈率做比较,然后得出结论说股市已经见底了。这种简单的分析方法是比较常见的,也很容易得到人们的认可,但这种分析方法还是有一个比较大的问题,就是把年份和市盈率当做了序列,只进行的是序列的比较,而没有重视到数量累积的因素。而这个数量累积的因素,其实就是2008年后货币宽松环境下全球加杠杆周期的终结,如果考虑到累积因素的影响,2019年的市盈率隐含的是周期估值,那么它的低点应明显低于2008年的水平。

从18年末到19年初,上面是各种暖风频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和蔼可亲的大家长,可孩子们像是早就被打傻了,无论怎么哄都是一脸懵逼,毫无反应。这里面有很多问题,首先不是孩子被打傻了,是孩子越来越聪明了;其次是家长真的着急了,但大家想要的东西不在一个点上,所以总是貌合神离,至于那个点在哪?大家多少也都似懂非懂的,不好说,欲语还休。

从那个点退一步,我们聊一下宏观层面,我觉得国内的学者媒体,尤其是自媒体(我也是),就是政策还没看完就开始解读,数据还没出来分析模板就搭好了,各种预期也是乱的一踏糊涂,大家唯一的共识就是2019年会非常难过,要现金为王。

当所有人都觉得会出问题的时候,它就真的会出问题。而这种问题如何解决,如何更为有效的将危机的影响减少到最小,反倒是大家不关心的,因为这种集体共识的最大的问题就是,即便现行的预防危机的政策是正确的,但由于危机还没有到来,大家反而不去关心政策本身,而是认为这些政策无法阻止危机的到来,这有可能会是一种预期自致式的危机。

这也是最让上面头疼的地方,越是出利好政策,大家越是认为潜在的风险越大,更是要静若处子,不可妄动。

我觉得核心的原因,在于没有人能够把债务周期中的政策传导效果说清楚,让大家对政策有信心,而要说清楚债务周期中的政策传导效果,在当前环境下,还要考虑国内国际政治因素,这是一个很宏大的课题。

其实要理清楚这些问题也没有那么困难,但需要花时间,需要虚心学习,要搞清楚外汇的问题,搞清楚产权的问题,搞清楚收入分配的问题,搞清楚产业结构调整的问题,搞清楚开辟新兴市场和国内市场的问题,搞清楚中央和地方的问题,搞清楚谁加杠杆的问题,搞清楚央行与财政的关系问题。

现在这些问题大家都在争论,但都没有定论。要把这些问题串起来,理清楚,从上面给出一个明确的信号,才能够形成合力。可我还没看到有人有这么大能量把这些问题理顺说清楚。

当前达成一致的预期非常的重要,当然不是危机的预期,而是可以渡过危机的预期。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