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小泽 > 特朗普真正怕的是什么?

特朗普真正怕的是什么?

今天美国正式向从中国进口的20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这是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天,因为在我的记忆中,面对来自美国经济领域的挑衅,我们的股票市场还是第一次这样的给力!
 
特朗普一早起床和他的秘书一定会有这样一番有趣的对话:
 
Trump:How about China's stock market?
 
Secretary: It’snot bad!
 
Trump: Great! howmuch did it go down?
 
Secretary: Sorry,not go down, It’s up 3.1 %!
 
Trump: What, areyou kidding me? you said "notbad"!
 
Secretary: Yes,Mr. president , it‘s really not bad!
 
特朗普想象中的”not bad”一定是中国的股市一泻千里。可恰恰相反,我们的股市扛住了,而且还涨势喜人,更为重要的意义是,我们通过股市的强势上涨向特朗普释放了明确的信号——你丫的,不服来战!我说今天是值得被铭记的一天,并不是因为我们被加征了关税,而是因为我们不再像以前那样的惶恐了,开始真正的自信起来了。
 
为什么这一次特朗普的伎俩没有得逞?
 
常读我文章的朋友会发现,我在去年的时候写了一系列文章对未来表示担忧,也提出了我们亟需要做的事情。可我现在并不担忧,而且更乐观了。因为现在来看,这些亟需要做的事情都在逐步的落实。
 
首先说减税,现在个税起征点降了,而且也施行了加计扣除,虽然新的计税方法会增加高收入群体的税务成本,但新的个税方案绝对是惠及更广泛群体的好政策,不仅利于增加居民可支配收入,而且有利于缩小贫富差距。企业增值税也降了,我们国家最大税收来源不是所得税,而是增值税,增值税的下降,会切切实实的降低企业的税务负担。此外,企业所要缴纳的社保费用也降了。这些减费降税的政策,惠及民生,提高企业营收,为经济发展注入了新的动力。
 
货币政策方面,央行几次降准,释放出的流动性除了对冲到期MLF,降低银行资金成本外,还明确要求多释放出的资金用于支持小微企业、实体经济发展。如果你看央行的几次降准的公告,字里行间都是关切之情,希望资金可以流入实体,为经济提供更多低廉的资金。
 
除了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对经济的呵护和支持外,更为重要的是,我们对民营经济的态度更加的明确,也更加的积极,从上到下开始变得务实,“市场能够解决的问题,就交给市场去解决”,这给我们的民营经济吃下了一颗定心丸。
 
所以中美贸易谈判一年下来,我们从迷茫、惶恐中走了过来,开始变得沉稳而自信。而我们全民的团结和自信,是特朗普最不想看到的,如果他的一个推文就可以让我们溃不成军,内部纷争不断,他就有理由相信通过恐吓手段可以达成他的目的。可现在他的恐吓不仅没有让我们溃散,而是令我们同仇敌忾,激发起了我们的民族凝聚力,这个时候作为商人的特朗普就要重新调整策略,见好就收了。
 
大家谁都清楚,中美两个大国谁也离不开谁。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这场对抗没有真正的赢家。所以现在的对抗心理战的意义要更大,谁能够在心理上占得优势,谁就能获得更多的谈判筹码。这次,天平向慢慢的向我们倾斜。
 
从本质上来讲,美国的贸易问题只是一个幌子,真正的矛盾在于美国的国内问题。美国应对2008年的次贷危机主要采用的是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美国在应对危机时充分吸取了30年代大萧条的教训,在那次大萧条中,美联储的不作为被认为是导致危机持续时间过久、调整过深的首要原因。持有这种观点的人中,就包括08年次贷危机时的美联储主席伯南克,他曾借用弗里德曼的话说,“美联储行动(或不作为)产生的货币存量下降可能引发随后的价格和产出下降”(即引发大萧条)。要知道在大萧条期间,美国的货币供应量在1929年至1933年间下降了约三分之一,这对一个经济体来说是近乎毁灭性的打击。伯南克没有重蹈大萧条时美联储不作为的覆辙,他采用的是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这一政策虽然扭转了经济持续下行的危机,但也种下了更深层面的社会矛盾。简单来说,金融自由化让有钱人更有钱,金融创新将没有偿付能力的人群引入了住房市场,在美联储06年开始加息之后,这些人无力偿付按揭贷款,随着危机的爆发,他们不仅失去了工作,也失去了房子。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从本质来讲拯救的不是经济,而是金融, 由社会大众为高杠杆经营者买单,这进一步加剧了美国国内的贫富分化。美国民粹主义的抬头说到底还是其国内经济结构本身的问题,以及社会矛盾激化的结果。所以特朗普的口号是:让美国再次强大。这句口号本身就说明美国国内社会和经济结构出了问题。
 
但凡这个时候,根据历史的经验,执政者都会将国内的问题归咎到国外,中国就是一个很好的对象。
 
特朗普在国内的煽动词翻译过来就是,“老乡,你的工作被他们抢走了,可你们还要傻乎乎的付给他钱,让他强大,强大到超过我们吗?不,我们要把失去的工作抢回来,我们要从他们身上赚更多的钱,我们要证明我们才是最好的,欧耶!”。
 
我们更进一步说,特朗普让美国再次强大口号的背后,除了反映出美国当前的问题外,还有一种他对未来更大的隐忧。
 
那就是,现有的美国制度,完全没办法和我们抗衡。我们这里抛去意识形态层面的考量,单单就社会制度来讲,其实在中央银行成立之后,当经济越来约被金融所主导,科技被资本所左右之后,所谓的资本主义概念就已经相当的模糊了。因为个体的创造力量越来越微弱,资本和国家的意志越发的强大。
 
我们改革开放40年,没有向苏联那样再施行计划经济,没有向苏联和美国那样搞意识形态的对抗,而是全心全意的发展经济,提高综合国力。我们的中央银行现在把各种货币政策工具玩的如火纯青,我们具有集中力量办大事的超凡能力,未来规划的工业4.0更能令中国从世界工厂走向工业强国。当今世界,是制度催生科技创新还是资本催生科技创新,谁分的清呢?但国家资本,无疑是最大的科技助推剂。对于这些,特朗普看的很清楚,也怕的很厉害,因为美国的体制没有办法进行这样的竞争。是的,单单是我们自己专心做自己的事,对特朗普来说都是一种威胁,所以他的口号底层思维是这样的,在中国真正强大之前,让美国再次强大。
 
可中国的强大来自我们的制度优势,这是特朗普左右不了的。如我所说,美国的资本主义早已不是以前的模样,而市场经济我们也已经践行了多年,中美之间的问题从来不是意识形态的问题,美国不过是在自欺欺人。中国的强大,美国无法阻止。
 
未来回首今天,当别有一番滋味。
 
回到今天加征关税的问题,我们的应对之策又是什么呢?时间有点晚了,我只概括几句。
 
今日不同于09年,我们可用加杠杆的手段有限,切不可走老路。所以未来要做到最重要的一点,是房价稳。房价稳,则外汇稳,外汇稳、则汇率稳,汇率稳,则货币政策活,货币政策活,则经济稳。虽然股市仍会波动、经济亦有压力,但要始终清晰的认识到,我们当前仍然处于去杠杆和稳杠杆阶段,仍然要坚持供给侧改革,切不可失了信心,乱了阵脚。
 
最后,一篇苏轼的定风波送给大家,祝大家周末愉快!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
 
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
 
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
 
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