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小泽 > 应探讨建立银行救助机制

应探讨建立银行救助机制

从包商被接管的消息公布到现在一共9天,经历了两个周五和两个周日。第一个周五和周日,是监管公布包商被接管以及二度答记者问;第二个周五和周日,是央行副行长潘功胜表示我国中小银行经营稳健,以及央行在今日答记者问中表示包商被接管完全是个个案。这期间,还有证券时报先是报道称有些农商行、城商行面临严重信用风险,处于技术性破产的边缘;紧接着,证券时报已发文称对城商行、农商行信用风险状况的表述内容不实,并致诚挚歉意。
 
今天还有一个事情是安永辞任锦州银行会计师的新闻,网上还有热心人贴出了至今尚未出具审计报告的银行的花名册。
 
也是在这9天里,我写了两篇文章,第一篇是强调包商被接管只是个个案,就和今天央行答记者问的观点是完全一致的,并提出了稳定预期来之不易,大家当且行且珍惜;第二篇说当场市场信息紊乱,惩罚银行可能造成意想不到的后果。
 
其实很多人都和我持一样的看法,只是不知道由于什么原因,这两篇现在都已经看不到了。
 
今天算是第三篇,我想写我们应该建立银行救助机制。
 
透过包商以及后面持续发酵的这些事情,我洞察到有两种非常危险的倾向或观念,第一种观念是金融无用论;第二种观念是第一种的延申,就是只有系统性银行才重要,中小机构无足轻重。而且在意图上有意切断中小机构与系统性银行之间的联系,以此避免潜在的传染风险。 
 
在17年开始金融强监管之前,确实存在着各种金融乱象,虽然经过2年多的整治,也依然存在着货币政策向实体传导不畅的问题。但要知道问题是多方面的,不应当孤立的站在金融的角度看金融的问题,更不应当认为金融无用,更更不应当认为只有系统性银行才重要,并试图切断系统性银行与中小银行的联系,然后令中小银行在不公平的市场环境中自身自灭。
 
系统性银行就好比是经济中的大血管大动脉,中小机构更像是细小的血管或是更小的毛细血管,大家相互交织,缺一不可。整个金融就好比是一国经济的血管和血液,实体企业则是一国经济的筋骨,金融会将各种营养输送给实体,实体才会蓬勃发展,国家才会日渐强大。
 
我国目前已经建立起了存款保险制度,这个制度主要从储户的权益出发在银行发生危险时保护储户的利益。但在金融供给侧改革的过程中,除了要保护储户的利益之外,还要保护银行、尤其是中小金融机构的利益。
 
因为存款保险制度是在危险发生后的权益维护,而银行救助制度是在危机发生前的对银行的救助,救助制度对于稳定和管理市场预期非常的重要。
 
美国政府为应对30年代银行大量破产和挤兑,在1932年成立了重建金融公司,目标是向有偿付能力的银行提供流动性,使其免于倒闭。重建金融公司在当时所获得的授权比美联储还要更广泛,灵活度也更高。
 
当时的美国金融体系几近崩溃,罗斯福上任后国会通过了《1933年紧急银行法》。审计机构从最大的银行和被视为最安全的银行开始审核所有美国银行的账目。当审计机构发现某家银行资本不足时,他们可以选择:(1)让重建金融公司发行优先股,对其进行资本重组;(2)将该行与一家更健康的银行合并;(3)关闭该行。
 
从包商被接管的消息公布到现在一共9天,本周五和周日央行的表态虽然缓解了市场的情绪,但是钉到木头上的钉子即便被拔了下来,但木头上仍然会留下一个洞。
 
我认为现在正是有必要探讨建立银行救助机构的时候,把大家心里面因为包商事件被钉子钉出的洞填平,让大家恢复对中小机构的信心。
推荐 1